安倍公然拜鬼,解放报法国巴黎8月14日电相

2020-02-10 11:16 来源:未知

(原标题:铭记8·15:让正义和平的阳光普照世界)

一个公然为军国主义侵略历史招魂的政客,有何资格奢谈和平?不能正确认识法西斯战争的邪恶,不能反省战争罪责,一个国家不可能真正复兴。开历史倒车,绝无出路和未来

新华社北京8月14日电同一段历史,不同的人可以读出不同的色彩,然而,对1945年8月15日这一天,正义与和平是它永恒的底色。

26日,无视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邻国的警告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悍然参拜靖国神社,为其整一年的执政画下丑陋句号。

这一天的东京,正午时分,广播里传来日本裕仁天皇严肃而拘谨的“玉音”。“终战诏书”令东京市民如梦初醒,抽泣声、嚎啕声、呼天唤地声冲破城市的溽热氤氲。

拜鬼,意味着什么?日本政客心知肚明。靖国神社供奉有14名二战甲级战犯牌位,正是这些人,给亚洲乃至世界人民带来了空前浩劫。对这些战犯顶礼膜拜,就是为军国主义招魂,是粗暴践踏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人民感情,是公然挑战历史正义和人类良知,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公然蔑视。

这一天的重庆,难得的晴天,“日本无条件投降”的欢呼声响彻大街小巷;当夜的延安,火炬通明,一个卖果子的小贩,把筐子里的桃梨一枚一枚地向空中抛掷,高呼:“不要钱的胜利果,请大家自由吃呀!”

必赢注册下载app送16元,安倍公然拜鬼,是其错误历史观的又一次大暴露。在慰安妇问题上,安倍早在第一次担任首相期间就在内阁会议通过政府答辩书,称没有证据证明强制性,企图否认慰安妇问题是国家犯罪。2012年竞选自民党总裁时,安倍对担任首相期间未能参拜感到痛悔。今年4月23日,安倍抛出侵略的定义在学术乃至国际上都没有定论的谬论,国际舆论哗然。今年9月25日,安倍更是妄言,如果大家想把我叫作右翼的军国主义者,那就请便吧。如此大言不惭,清楚地表明,安倍浑然不顾右翼军国主义是个为人所不齿的标签。在历史问题上,安倍可谓劣迹斑斑。

这一天的华盛顿,“‘发疯’了的记者们涌向杜鲁门总统的办公室,把再也没有用的作战地图摔向墙壁”。美联社向全世界发出电文:“第二次世界大战,历史上最惨烈的死亡与毁灭的汇集,今晚随着日本的无条件投降而告终。”

安倍公然拜鬼,是日本社会进一步右倾化的最新例证。由于对侵略历史清算不彻底,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有着极其顽固的生存力。近年来,在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,日本一些政客缺乏对国家前进方向的理性设计,却一味迎合、强化右翼势力,导致日本政治生活中的右翼激进势力迅速抬头,政要屡屡发表参拜靖国神社是日本内政的错误言论,否定和美化侵略战争历史,为日本二战甲级战犯开脱罪责;安倍内阁加速扩充军备、升格自卫队、组建海军陆战队、推进修宪、通过保密法等一系列威胁亚太地区安全稳定的挑衅行为,引起国际社会和亚洲国家的高度警惕。

69年后,再度回望“8·15”,历史的记忆仍如此鲜亮。自那日起,亚洲各国从日本军国主义的奴役中获得解放,人类从数千万生灵涂炭的仇杀中得到解脱。自那日起,积贫积弱的亚洲走上了民族独立与繁荣发展之路,而“8·15”正是这所有一切的原点。

安倍公然拜鬼,是要向国际社会发出什么信号?安倍在声明中言之凿凿地称,在执政一周年之际,参拜是为了重温日本将绝不发动战争的承诺,是为了持久的和平。这是何等滑天下之大稽。一个公然为军国主义侵略历史招魂的政客,有何资格奢谈和平?日本如果真心希望为促进世界和平作贡献,它首先就该摆脱否定历史和美化侵略的错误历史认知,向受害国人民真诚反省和谢罪。正如韩国政府所指出的,安倍的行径,破坏整个东北亚安定和合作,违背时代潮流,带着这样的错误历史观,日本如何为促进和平作出贡献?

然而,今日之亚洲,“8·15”的正义和平之光不时被阴霾遮掩。一些人以“终战”回避战败,刻意否定、曲解历史;一些人怯于为战争罪行反省道歉,却勇于向战犯公然致敬;一些人蠢蠢欲动,对“复兴”军事强国之日本念念不忘……

安倍公然拜鬼,表明其政权执意要沿着错误的方向继续走下去。英国《卫报》网站近日发表题为《安倍晋三:这位日本首相是个危险的军国主义者,还是现代化的改革家?》的文章。现在,答案已不言而明。安倍否定历史的言行已经多矣,足够让人们看清,他追求建立的正常国家、强大国家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?无非是一个公然美化侵略历史、否定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、挑战战后国际秩序安排的国家。这样一个国家不可能融入国际关系体系。这样一个国家绝对不可能带给世界任何积极的和平。

铭记“8·15”,就是让正义和平的阳光永远普照人类生活的星球,许亚洲与世界一个清朗的未来。

历史告诉人们,不能正确认识法西斯战争的邪恶,不能反省战争罪责,一个国家不可能真正复兴。开历史倒车,绝无出路和未来。

——铭记“8·15”,勿让正义与良知在历史传承中变成断线的风筝。

1950年出生的长冈荣子,父亲是二战时的日本兵,曾担忧在中国“作恶不少”生不出四肢健全的孩子。荣子出生后,父亲常啜饮清酒给她讲“那些日子的事”。

“对战争一无所知的我流着父亲的血,所以我正走在那场战争的‘延长线’上。”荣子说,她要把父辈的战争悔悟讲给自己的孩子,因为这是“日本人的责任”。

然而,在右倾思潮复活的日本,越来越多的人脱离了战争记忆的“延长线”。

战后近70年,日本对侵略历史的记忆却越来越模糊和扭曲,那些把日本殖民入侵篡改为“进入”、将远东法庭的正义审判歪曲为“胜者对败者的审判”的教科书正进入越来越多的校园,那些借“拜鬼”进行政治投机与右翼宣示的政客正得到越来越多国民的宽谅,正义与良知的传承在日本社会面临越来越大的“断线”风险。

去年8月15日,安倍打破日本内阁近20年在战败日表示继承“村山谈话”的惯例,对日本在二战中的“加害责任”和战后日本的“不战誓言”只字不提。12月,安倍又一意孤行参拜靖国神社,成为7年来首次“拜鬼”的日本首相。共同社批评说,安倍的行为违背了“日本政府代代相传的良知与良心”,是导致历史倒退的“愚蠢行为”。

安倍的想法在日本并非声孤和寡。否认、美化日本侵略历史的倾向正在政府官员、国会议员、知识分子、遗族等社会层面蔓延。现在的日本,以安倍为首的战后一代已成政治主角,如果他们不能从社会与先辈那里获得正确的历史记忆,“侵略定义未定论”“慰安妇必要论”“南京大屠杀虚构论”之类的谎言谬论便有大行其道之机。

安倍政权的历史修正主义不但拉大了日本与受害国的信任沟壑,更有可能将历史岔路口上的日本带入又一个发展歧途。

对历史闭上眼睛的人没有未来。安倍政权将“旧事重提”视为日本的包袱,却不明白一个国家只有正视历史,才能真正摆脱束缚。真正的勇敢是直面过去的错误,只有毫无畏惧地面对,才能得到指示未来的“罗盘”。

——铭记“8·15”,国际社会当积蓄起维护正义与和平的更大力量。

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正义战争,其所取得的胜利果实、战后所建立的和平秩序需要国际社会共同捍卫。如果日本拒绝直面历史,那么国际社会就有责任迫使它正视历史。

在这样的努力中,我们看到了中国政府设立抗战纪念日、南京大屠杀公祭日的坚定,听到了欧洲议会对日本强征慰安妇这一“20世纪最大人口贩卖行为之一”的谴责,当然,也有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对偷袭悉尼的二战日军所展现的“技能与荣誉感”表示“十分钦佩”的杂音。

在光明与黑暗的斗争中,此消则彼长。日本政坛右翼势力不断膨胀,日本社会右倾化思潮日趋泛滥,美国难辞其咎。

在战后改造日本的过程中,美国并未严格执行《波茨坦公告》中“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者之威权及势力,必须永久剔除”之宣示,出于一己私利强化日本保守势力,放弃对日本天皇的战争追责,无条件赦免甲级战犯,解除对二战日本军国主义者的“整肃”,正是这些人后来重返政坛,成为日本右翼的主力……

如今,出于“亚太再平衡”考量,美国对安倍政权增加防卫预算、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、解禁集体自卫权等一系列冒险主义行径采取支持、欢迎的态度,这无疑又进一步助长了日本右翼的气焰。

国际社会不应忘记对纳粹德国采取绥靖政策的教训,不应忽视安倍试图为太平洋战场上臭名昭着的“神风”特攻队正名的危险,世界应合力促使日本进行深刻的历史反省,避免其重走军国主义的老路。历史已无数次证明,对正义与和平的任何懈怠,终将造成对自己的严重伤害。

——铭记“8·15”,厘清亚洲安全困惑,看清未来和平方向。

当今亚洲,随着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快速发展,地区力量对比进入“错肩时刻”,地区各国关系进入敏感复杂的“调适期”,如何看待这样的变动与调整,找准各自战略定位,事关亚洲稳定与繁荣。

是曲解历史,以一战前的德国对照和平崛起的中国;还是以史为鉴,对安倍政权重整军备、撕破“和平宪法”的行径保持警惕?

事实上,国际社会已对安倍的危险有所警觉。美国《时代》周刊指出,在安倍执政下,日本正扩张自己的军事影响,梦想建立一种“新的世界格局”;《华尔街日报》则干脆将安倍称为“亚洲最危险的人物”。

以所谓的“中国威胁论”渲染亚洲紧张,以所谓的“自由繁荣之弧”制造亚洲分裂,以所谓的“积极和平主义”为武力解决冲突寻找借口,安倍梦想的“新的世界格局”的实质是对战后体制的否定。安倍的危险恰在于,其政治右倾与推动日本“军事正常化”的野心,威胁亚洲和平稳定,对此,国际社会应警惕日本重蹈历史覆辙。

纪念“8·15”,更觉和平之弥足珍贵。

面临安全困扰的亚洲,该怎样构建一个和平的未来?中国的倡议是:积极倡导共同安全、综合安全、合作安全、可持续安全的亚洲安全观,努力走出一条共建、共享、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。

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,而铭记历史是为了开创更美好的未来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必赢注册下载app送16元发布于必赢棋牌,转载请注明出处:安倍公然拜鬼,解放报法国巴黎8月14日电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