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都会发同多个梦——踩住三个手榴弹,看惯

2019-09-21 10:48 来源:未知

作者加入飞虎队,曾参与包括广州楼、浣纱街、成和道多宗惨烈的剿匪战役,退役后已移居外国,现接受本报诚意邀请,把过去从未向外界发布的骇人秘辛,一一为读者赤裸奉献。 「仆街啦,我

必赢注册下载app送16元 1

作者加入飞虎队,曾参与包括广州楼、浣纱街、成和道多宗惨烈的剿匪战役,退役后已移居外国,现接受本报诚意邀请,把过去从未向外界发布的骇人秘辛,一一为读者赤裸奉献。

揭秘香港飞虎队

「仆街啦,我踩中手榴弹呀!」不要以为飞虎队都像未来战士般冷血无情,事隔八年,每过一段时间,我都会发同一个梦——踩住一个手榴弹,双脚紧张得发抖,同僚擦身而过,狰狞地向我冷笑。梦境会消失,这一幕却是切切实实发生在自己身上,唯一与梦境不同,只是同僚向我打气:「我卅永式筒熙ㄕn,后面卅舅H都要踩住条尸冲过去。」

身手不凡屡建奇功

今日,我舒舒服服躺在有吊手的藤椅上摇来摇去,露台上闪耀白茫茫的阳光,但是过惯激烈的飞虎生涯,每一根神经,随时都会像一条绷紧的线。由九一年六月至九二年五月,九龙连遭发生五宗金行劫案,其中三宗发生街头枪战,狗仔队情报怀疑这一批雌雄大盗,可能与叶继欢有关,配备AK47步枪,九毫米大口径手枪,苏製手榴弹……

香港警队中有一支神秘的队伍——飞虎队。港产影视作品里,飞虎队救人的场面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。他们戴着头盔、身穿防弹衣,或荷枪实弹解救人质,或从天而降制伏悍匪,个个身手不凡。

九二年十二月一日傍晚六时大家受训完毕,队友明哥笑说:「呢班契弟同恐怖分子一样咁得人惊,求神拜佛唔好叫我卅孕X马。」十二月二日凌晨三时,特製Call机急骤的咇咇声就在枕头底响起,我不由不滴咕爬起床,诅咒明哥「正一系乌鸦嘴。」并非我迷信,起床后致电总部报到,发出指令直接在荃湾警署集合,我两边眼眉毛,同时微微地颤抖,像有不祥凶兆。

看惯港产片的香港人,其实对飞虎队也是陌生的。他们的人数及训练地点都严格保密,队员每次行动时都必须戴上头套,以免恐怖分子辨识后寻仇。

成为飞虎队一员,我早已向自己立下盟誓——只许成功,无论如何不能后退,即使嚥下最后一口气。不想惊动家人,我悄悄地打开闸门,十二月严寒天气,扑面一阵冷风吹至。

香港飞虎队成立于1974年,是一支海陆空三栖警察特种部队。其标志是一只插上翅膀的猛虎,正式名称则是“特别任务连”。他们主要负责处理恐怖袭击、胁持人质及涉及枪械等严重的罪案,保障香港社会安全,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出马。

到达警署检查装备,听完指挥官训令再出发,目标为广州楼,除了飞虎队,警方总共出动二百五十人,附近七幢楼宇全被包围,但街道上仍是一片沉静,等候作雷霆一击。

近日,香港特区政府新闻网特别撰文《飞虎豪情40长青》予以纪念,并发布了飞虎队受训的影片及图片。

当狙击手在高处监视,总指挥罗礼下令「Stand by……Stand by……Go!」

据介绍,飞虎队遴选极严,每年招募一次,从警队中选出“精英中的精英”。申请人须接受体能、纪律、心理质素等各方面的严格选拔考试,考试素有“地狱周”之称,历时11天,最后仅有约25%应考者能通过。接着是9个月的集训,重点是射击、战术和体能。要求是很高的,例如狙击手要在百米外以狙击步枪击中只有拳头大的目标,突击队员要在短时间内攻入持枪匪徒的所在区域,营救人质。经过“魔鬼训练”的队员们,能在各种环境下执行任务,熟练掌握射击、潜水、攀爬、徒手搏击等技能。每人的基本装备重达40至50磅以上,包括MP5轻机枪、Glock 17半自动手枪、防弹背心、防弹头盔、防火头套和防毒面罩等。

大家看警匪枪战电影应该听得多,指挥官温文有礼地说:「你卅奶w经被包围啦,请你卅民|高手投降。」真正的实战情况却是:「×你老母,你班友冇得走,投降等拉啦。」明哥有名大声公,今次拿卅鞴j声公向卅韫胃苳j门大喝,顿时走廊都响起回音。

如此严酷的训练和高要求,40年来曾在飞虎队中服役的警员仅有380多人,目前队员才100多人。

这一招事先张扬攻击法,以前万试万灵,我试过直接打电话入屋向歹徒大骂,他们吓破胆,真的乖乖举手走出来,膝头哥仍在发抖。

飞虎队队员24小时候命,时刻戒备,一有任务马上出动。队里的警犬也很出色,队中不论人犬,都是精英。据记录,香港飞虎队成立以来参与大的行动162次,执行水底搜索任务335次。其中最令港人难忘的大案,包括1984年拘捕宝生银行劫匪案、1992年荃湾中心广州楼枪战等等。

但此番回应却是密集的枪声,AK47步枪两吋半长子弹,穿过闸门打在走廊墙尾,我们弯下身,仅仅在头顶飞过。部分子弹在走廊墙尾「v won,won」来回反弹。

屡建奇功的飞虎队,近年续写新篇章。今年5月31日至6月1日,香港启晴邨发生枪击事件,飞虎队奉命出马,香港电视台现场直播了该行动。6月1日中午,飞虎队队员从公共走廊强攻进入疑犯所居住的地方,另有队员通过游绳垂降到住宅室外的窗台,进行安全防御。但在飞虎队进入住房后,疑犯已不省人事,相信是吞枪自杀。

我第一个俯伏身子趋前,在铁闸上挂上防弹网,但未够时间后退,木门已打开一线,一个手榴弹掟出来,被防弹网反弹入屋,我以为他们自作孽「今次仲唔自己炸自己」,良久仍未传出爆炸声,后再有队员暗叫:「超,死好命,咁都唔爆」。

飞虎队在香港处理重案中的作用,还有一例。被香港媒体称为“贼王”的季炳雄,2003年被飞虎队制服。季某曾多次走私重型武器到香港进行持械行劫。2001年香港警方以200万元悬红追捕,国际刑警组织也对其发出红色通缉令,2003年12月,季炳雄藏匿在九龙油麻地准备再次犯案时,飞虎队强攻进入住宅单位,拘捕这名悍匪,并检获大批武器,为香港治安立了一大功。

摆明要打一场困兽斗,是进?是退?通讯器又传出消息,贼人掟手榴弹落街,有七个警员受伤,有人连眼珠都跌出来。明哥大怒掟下大声公表示:「外围有兄弟受伤,呢班仆街一个都

必赢注册下载app送16元,极度的愤怒,自己都听到牙关打战。罗礼用通讯器下令引爆大门,我冲前装上定向炸弹,一秒钟内轰隆一声,整度铁闸卷起,我卅巨潃茪H一排共分四行,一鼓作气冲入屋,漆黑中,将所有盲聋弹「有几多掟几多」,大家分前后变成梯级形,然后用MP5机枪密集狂扫,贼匪连爬带滚退入中间房。

枪火的光影乍明乍暗,我大步冲前突然踩在一个圆锥状物体,一个踉跄勉强站稳。「仆街啦,我踩中手榴弹!」这个手榴弹,就是刚才被我用防弹网反弹入屋,命运的安排由我自己踩中。如果一松开,它就会爆炸,在最后关头,我只能用身体为同僚掩护,面临生死一瞬间,至亲的人,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在脑海飞闪,但我完全无能为力,只能接受最后的审判。

「支枪指住我个头卅蔑},真系吓到几乎标尿,惊佢卅凶h鸡就咁死卅},认真无辜咯!」飞虎队揭开惨烈战幔前,在「洗楼」行动中,突击搜查六楼一个单位时,姓庄男住客就经历一幕枪嘴下的恐怖夜惊魂!

庄回想八年前那晚,正是好梦正浓时,突然被急促拍门声惊醒,揉卅騚i忪睡眼气愤开门:「边鬼个咁夜呀!」就在大门打开的一刹那,两名全副武装的飞虎队特警已冲入,手执轻机枪,极敏捷地指卅韫L的前额大喝:「差人做卅禳A唔好乱郁!」

庄说,当时被吓到魂魄都唔齐,被推落地板「五体投地」,冷冷枪嘴仍然紧贴脑袋,那一刻的感觉,就如被人处决行刑。惊慄两、三分钟极为难受,直至飞虎队极速搜屋离开后,良久仍未将肝胆俱裂的紧张心情平复过来。

庄先生经历这飞虎剿匪一夜后,内心永远留下烙印,当想起电影「英雄本色」中,周润发的一句对白:「我唔会再俾人用枪指住个头!」亦为之苦笑。

庄先生一直以来和家人都住在广州楼,更在楼下经营生果档,但并没有因为这次经历而搬走。

记笠记甚至背心短裤,也可以是飞虎队的制服,指挥官并无限制队员在行动时,必定要穿上全套「虎虎生威」的战衣。相反,只要队员穿上他们认为最舒适的服装,最重要是能够尽量展露他们的野性,发挥终极的战斗力,才可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!

SDU 广州楼战役之二

踩中手榴弹,阴森森的寒气由脚底升起,我想过只需「轰隆」一声,一瞬间自己便会支离破碎。一哥李君夏在我的棺木上,替我卅T警队旗还是英国旗呢?

「点都要顶住呀!」后面的队友在我两边闪过,我相信在精神上,仍是对我不离不弃。在子弹横飞中,我只能成为一个「活靶」。如果当时我知道楼下有狙击手连眼珠亦炸爆,一定不会诅咒自己的不幸,但在那一刻,只恨无用武之地,生生死死,只想迅速来个决断。

队友MP5的火力交织成一片火网,响起「哒哒哒哒」的扳机声,贼匪退入房间,然后扮作飞天卅z蟧,由窗口往外窜逃,这班亡命之徒,可能宁愿挞死,也不肯被捕。在二十三楼大厦外墙,像一群老鼠似的窜来窜去。在单位内硝卅?打瓷A我看见一对男女,双双跪在地上叩头,脸色比死灰更要惨白,女人不断尖叫﹕「唔好开枪!唔好杀我!」队友即时将他们带走。如果我不是踩在手榴弹上,略为延误攻击时间,相信他们所有人根本没有机会逃出窗口,早已全体跪地。

队友相继离开去追匪踪,单位内只剩下我一个人,静得可听到自己「卜通卜通」心跳声。总部透过通讯器,鼓励我撑下去,纾缓了我紧张的情绪。

可能只是一两分钟,在昏暗之中,时间彷彿凝结不动。直到响起熟悉的脚步声,罗礼队长和我的救星──拆弹专家布立敦,在我眼前出现。

布立敦是现任爆炸品处理组主管高级拆弹专家,当时他像现在一样英式打扮,头戴绅士帽、手持一米长士的,双眼炯炯有神,装作漫不经意的走近。「Don’t move!」他镇定地说,仔细观察我脚下的手榴弹,摸一摸,然后竖起拇指,队友在门口鼓励﹕「咁耐唔爆,应该唔会再爆。」

我微微弯腰,左望望,右望望,慢慢松开脚,一支箭似地扑出门口,狼狈地与队友撞个满怀。事后我才晓得,手榴弹的撞针受潮生卅怴A所以未能引爆,这一条命总算是捡回来。

第一轮攻击结束,生擒一对男女,仍有四「条」漏网之鱼。罗礼队长用半咸淡的广东话问我﹕「你掂唔掂卅饱H」

「梗系掂啦,你同我定。」我拍拍胸口,吃饱了惊风散,应是「复仇」的时间。第二轮攻击开始,展开「瞎子」和「跛子」捉贼时间。我加入攻击队,兵分两路,在广州楼上下层夹攻,狙击队则在大厦外围监视,作为攻击队的「双眼」,随时报告匪踪。

「A1注意,贼人爬紧上楼。」狙击手老大哥Mike哥用传呼器通水,有他做「千里眼」,大家都放心。

连续敲打几个单位,户主都睡眼惺忪地开门,我猜想他们见到一班蒙面荷枪的「黑夜怪客」,一定以为活见鬼。仍然没有发现,直到二十五楼走廊尽头,我们拍打电表房时,「卅峞v一声木门打开,我们两支机枪已向内伸入。「唔玩啦!」两名贼匪戏剧性举手投降。「无晒子弹?!」其中一人恨恨地解释,眼神没有流露半点悔意。

拍档报告总台﹕「二十五楼拉到两件!」一分钟后,其他队员亦报捷,分别在楼下单位制服两名贼匪,整个行动中,五男一女歹徒全部落网。

自有飞虎队出动以来,这是最惨烈的一役,除了我「不幸」踩中手榴弹,更不幸的是贼匪向楼下掟手榴弹,令七名队员受伤。我听见队员讲﹕「Banny最大剂,一见到炸弹就大叫Take Cover,但最伤就系佢。」

在惨胜之后,大家返回粉岭基地卸下装备,再飞车赶到医院,七人之中,以Benny、芝麻仔和杰仔伤得最重,大家最关心的还是Benny的眼珠。

在爆炸时亦在场的高佬站近我身边,他平日古古板板,原来外冷内热,眼泪在面颊滑落,留下透明的水印。「佢只左眼完全被打爆,用双手捧起跌落卅葡敞],我谂佢卅蔑}仲唔知发生乜卅衬?C」高佬的声音充满苦涩。在病房外大家相对无言,一直等到听见Benny脱离危险期的消息……

「今日有猛人请食饭,大家记得冲乾净凉,唔好畀我闻到臭汗味。」大功告成,一切又如往常,几日后队长到健身室向大家训示。「边个贵宾呀?」我问,队长冷冷地答﹕「一阵咪知萝。」「CP呀,死蠢!」与我出生入死的拍档马仔,突然当众奚落我。

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午饭食鱼翅,在基地大饭堂,竟可煮出九大簋,像饮喜酒一般,李处长在座,大家不能「妈妈差差」吃个痛快,说真的,还有点如坐针毡。但我问自己,还怨甚麽?最少不用李处长替我卅T国旗,还是仔细尝尝鱼翅的鲜味吧。

至于Benny不负众望,坚强地接受了十几次矫形手术,医生为他镶金属脸骨,才能装上假眼珠,现在他已重返飞虎队,不过由最前线转做考官,将他用鲜血换来的经验代代相传。

感谢微博会员:@尐鎺錝白砡灵猫提供文章

必赢注册下载app送16元 2必赢注册下载app送16元 3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必赢注册下载app送16元发布于www.15net,转载请注明出处:自己都会发同多个梦——踩住三个手榴弹,看惯